“双杀”赵长鹏与杜军在数字现金交易中的痛苦

2018年3月7日一定会被许多数字现金投资者记住!这一天,中国的两大数字现金交易所“双向被杀”。

这起事件的两个主角是毕安创始人赵昌鹏和霍碧联合创始人杜军。

这两个人互相讨论,就好像他们分别讨论了一天的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

他是我的兄弟,两人不再孤单。

3月7日上午,一篇名为《银行家杜军》的文章在朋友中迅速传播开来。

在这篇一万字的文章中,作者主要指出,杜军利用交易所、媒体和大V的身份来打造一家银行。

揭开了火币之谜的一角。

瞬间的公众舆论将大交易所及其创始人杜波推到了风口浪尖。

然而,许多人没有想到的是,更“精彩”的故事会在深夜上演。

由世界第二大交易所控制的比纳斯交易所遭到黑客攻击。

许多将硬币投入硬币的用户发现他们的账户被盗。

这一事件不亚于原子弹爆炸,它立即震惊了整个街区。

这也让彭妮互联网创始人赵昌鹏无意中成为头条新闻。彭妮是福布斯数字现金第三大富豪。

不管是命运还是人为的。

尽管两个大型数字现金交易所相继暴露于负面消息似乎是偶然的,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实际上是不可避免的。

数字现金交易的失控和疯狂增长2011年6月9日,中国第一个数字现金交易诞生。

出生于商界的杨克林嗅到了商机——收取交易费。他拿下黄小瑜,投资数万美元建立了一个名为“btc中国”的交易平台。

2013年3月,来自清华的才华横溢的学生李林(音译)曾经历过几次创业失败,他进入了这个领域,并创立了火碧网络。

2013年6月,连续企业家徐明星带领Okcoin上线,并于当年年底完成国内比特币领域最大一轮6000万美元的A融资。

此时,可以说是数字现金的第一次高潮,仿佛几十个交易平台一夜之间诞生了。

比特币价格大幅波动,影响到btc中国。

2013年12月5日,央行等五部委联合发布文件,否认比特币的货币属性,并要求国内第三方支付机构不要支持比特币从比特币交易平台的转移和取款。比特币价格下跌了60%。

2014年3月的一天,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平台Gox山再次被盗窃的报道推到了绝望的边缘。

2015年底,比特币市场开始复苏,以以太网广场等为代表的区块链项目开始探索底层技术。从2016年到2017年,数字现金和ICO迅猛发展,推动比特币和以太网货币等几种货币飙升。

由于ICO的持续流行,ICO平台如ICO365、货币众筹、云货币网络、ICOAGE和Allcoin已经推动了数字现金交易。

2017年7月之前,btc中国、火币网和OKcion是中国三大最著名的数字现金交易所。

2017年9月,央行等七部委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禁止发行代币,并禁止为虚拟货币提供交易、交换、定价和信息中介等服务。

然后,国内数字现金交易平台被一个接一个地“采访”。

随后,btc中国首先发出停止交易的通知,随后OKcion和Huobi等交易平台也发出通知,表示将立即停止人民币充值业务,并相继关闭交易平台。

1月29日,btc中国的官员宣布,拥有悠久全球运营历史的比特币交易平台BTCC今日正式宣布被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

然而,为了继续交易业务,OKcion和Huobi等数字现金交易所纷纷出海进行场外交易,在监管下玩捉迷藏。

受到监管压制的国内数字现金交易平台,通过“航行”等方式大大加快了发展。

用户数量、交易规模、装载硬币的成本和装载硬币的速度都增加了不止一步。

与此同时,由于国内政策的收紧,这些交易平台在监管的博弈中探索着更加多元化的发展路径,并以各种“小冲突”的方式,在一个以“去集中化”为口号的世界中继续发挥集中交易所的作用。

尽管各国正在加强对比特币和其他数字现金的监管,但数字现金交易平台仍是各方资金的焦点。

在资金的推动下,许多平台的发展可以称之为“非凡的速度”。

更不可思议和不可思议的是,今天的交易量位居世界前三名,而这种有利可图的货币建立至今才半年。

让我们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两位主角。

正如文章中提到的。

杜军于2013年下半年从腾讯辞职,与李林等人共同创立了数字现金交易所——火币网(Huobi Network)。

杜军的职位是霍比网络的首席营销官(CMO)。

霍比网络于2013年底启动。

平台在“不收交易费”的旗帜下迅速站了起来。

然而,当霍比网络成长,杜军退出直接管理和幕后隐居时,它和国内几家主要交易所恢复收取手续费,甚至开始从项目中收取巨额ICO“货币费”。

经过一年多的网上运营,杜退出了网络管理,创立了区块链令牌媒体“黄金金融”,并方便地筹集了自己的资金“节点资本”。

从某种意义上说,黄金金融和节点资本相当于firemoney网络的衍生品,它们共同构成了一个覆盖整个ICO链的网络。

事实上,杜军的“产业链上游和下游”布局一直受到许多内部人士的批评。

如果我们从金融市场的角度来看数字现金的交易,他的角色简直难以置信。

杜军所谓的“工业布局”也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事实上,这相当于将证券交易商、交易所和媒体完全置于一个人或同一利益方的控制之下。

三个市场参与者之间没有分离和第三方监管。同时,由于数字现金不被承认为法定货币或不适用现有的金融监管法规,杜军和他的“产业布局”可以轻松操纵ICO项目的全过程和“上市”后的货币价格走势。

《银行家杜军》上映后,杜军仅过了半天就不得不做出积极回应。

杜军说,他一醒来,就实现了登上头条的梦想。这仍然是在两次会议期间。

虽然杜军没有承认或否认银行家的帽子和《银行家杜军》中描述的各种方法,但他只使用了“我不需要对一些事情解释太多,但内部人士可以清楚地区分它们”这句话

“但看到三家与他关系密切的公司,如果他说他与他无关,肯定很难说服公众。

让我们来看看毕安的创始人赵昌鹏。

与杜军的低调相比,他最近似乎高调了许多。

这一次,黑客对袁安的攻击相当激烈。

昨晚,许多用户发现,他们货币账户中的各种代币和数字现金都是通过以市场价格进行的实时货币交易转换成BTC的。

由于大量代币以市场价格出售,大多数货币开始下跌。

黑客的账户在一个小时内就用10,000个比特币炸毁了VIA。

从22.50美元的0.000225美元到0.025美元和110倍!在整个过程中,黑客总共消费了大约1万枚比特币。

这时,钱安已经注意到了异常情况。为了防止黑客取钱,钱安平台上的所有取钱行为都已暂停。因此,黑客不能取款,即使他们想通过100次取款来赚钱。

卞安首席执行官赵昌鹏后来在推特上发布消息称,交易活动和一些账户异常,可能会受到钓鱼的威胁,但“所有资金都是安全的。

“当你看到这里时,你认为货币的安全保护已经到位,黑客没有办法撤回货币吗?每个人都错了,因为黑客在攻击期间甚至不想取钱,一个大丰收计划已经结束了。

他们对人民币发起了“转移”攻击,但最大的利润并不来自于人民币。

它来自“数字现金和代币制作空列表”,这个列表长期以来一直挂在世界各地的交易所里。

黑客选择认可大型集中交易所fian的信息,并通过fian影响其他交易所。

大量的空单分散在数百个交易所里,根本不可能找到。

值得一提的是,货币安(currency ann)在公告中表示,“仍有一些用户因账号被网络钓鱼者窃取,并已将BTC买入VIA或其他货币,但由于这些交易对手不是黑客账户,Binance无法回滚交易。

“这意味着被黑客窃取的比特币已经被兑换成其他货币,所遭受的损失由投资者自己承担。

黑客对外汇交易的攻击无疑给了有技术背景的赵昌鹏一记响亮的耳光。

似乎李笑来早就预见到了。

因为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这种交易风险一直存在于野蛮的集中交易中,这种情况发生只是时间问题。

血腥的事实一个接一个,混乱的外汇和隐患,无论是火钱还是货币安全,都可以说刚刚开始。

它们只是数字交流现实的缩影。

类似的事情经常发生。

让我们先看看!2018年2月,意大利加密货币交易所比特格雷夫宣布其价值1.7亿美元的纳米货币被盗,比特格雷夫的创始人拒绝赔偿用户的损失。

2018年1月,日本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之一——硬币支票(Coincheck)遭到黑客攻击,5.3亿美元被盗。

2017年12月,斯洛文尼亚加密矿业网站尼西亚什(Nicehash)被抢走约4,700枚比特币,价值约6,200万美元。

2017年6月,韩国最大的交易所比特亨被抢走数十亿韩元,3万名用户的信息被泄露。

2016年8月,Bitfinex遭到黑客攻击,约12万BTC被盗,损失7500万美元。

2016年5月,数字现金证券交易所因黑客攻击损失约200万美元。

2016年1月,交易所密码部声称遭到袭击,13,000 BTC和300,000立特被盗,损失600万美元。交易所随后关闭,再也没有重新启动。

2015年2月14日,国内假币交易平台Biter宣布,7,170个BTC被盗。

2015年2月3日,是的——BTC,台湾主要比特币交易所之一,爆发了盗窃、银行挤兑甚至破产的谣言。然后是的——BTC宣布关闭车站,董事长何赵一也失踪了。

2015年1月,世界著名的数字现金交易所Bitstamp被抢走19,000枚比特币。

2014年3月,普罗尼克斯从数字现金证券交易所被盗,损失了12.3%的比特币。

2014年3月,普罗尼克斯从数字现金证券交易所被盗,损失了12.3%的比特币。

2014年2月,曾是世界第一大日本交易所的高克斯山最终被迫宣布破产。2011年和2014年,曾是世界第一大日本交易所的高克斯山被盗两次,损失高达3.5亿美元。许多受害者今天仍在要求赔偿。

2013年11月10日,澳大利亚贸易堡垒比特币银行(Tradefortress Bitcoin Bank)被盗,4100枚比特币丢失。

血腥的事实告诉我们,当事情发生时,投资者的利益无法得到保证。

事实上,从用户需求的角度来看,无论交易所使用区块链,集权还是分权都不是核心,核心是交易经验和资本安全。

这种集中交易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真的安全吗?只有一家公司的能力才能实现自律吗?不仅如此,数字资产交易的野蛮发展所带来的混乱也是许多人批评已久的地方,比如“盯着钱看”、“自上而下分享一切”、“腐败”、“缺乏监管”。

目前,数字资产交易所“自上而下”。一方面,代币发行者在进入交易所之前必须支付“货币费”。另一方面,投资者还必须为买卖交易支付一定比例的手续费。

其次,该项目需要一定的费用才能在平台上上线,这是相对灵活的空。

一般来说,对于特别受欢迎的项目,各种平台将相互竞争,基本上不收费。一般项目,从100万到500万不等,或代币总量的1% ~ 5%;如果这是一个人自己的生态圈,象征性地接受一些。

除了传统的交易费和代币网上收费的盈利方式外,“平台货币”的新方式也是当前的热点。虽然平台“创新”有各种各样的名称,但它无法摆脱“变相ICO”的疑虑。

最近,台币游戏出现了一种新的模式。

目前,许多货币交易所打着“改变‘坏硬币淘汰好硬币’的市场混乱”的幌子,发起了硬币投票。

这有点像“百度广告竞价排名”。当支付权授予用户时,用户仍然不能筛选出高质量的项目。

最终,市场动荡可能没有改善。

文章《银行家杜军》揭示了数字现金交易中银行家的形象。

然而,在内沈骏看来,如果一个人坐在银行里,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一群人一起坐在银行里。

此外,文章还提到杜军并不是壮族网络中的唯一一个人,杜军也不是唯一拥有核心资源的人。

除了投资机构,利益集团中也有许多联盟,许多小联盟在大联盟之外形成。

积累了大量资本的银行家编织了无数纵横交错的网络,要么共同投资,要么秘密竞争。因此,核心资源牢牢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这种公然采取银行立场的行为就像是在证券交易所市场的刀刃上舔血,但在货币圈的“内部人士”看来,这是保护市场的保证。

这一切的根源只不过是一种追随村庄的心态。

私募阶段的投资者可以以较低的折扣获得代币,这对于公开发行后的散户投资者来说具有巨大的成本优势。

ICO之前的低价股票由做市商和大投资者承销。为了获得股票,中小投资者通常会违约,让做市商赚取大部分利润,自己喝汤。

许多人投资数字现金,事实上,投机更准确。

在没有监管和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这种投资无疑是赌博,就像在刀尖上跳舞一样。

在区块链的“分散”世界中,交易平台发挥着“集中”的作用。

交易平台被盗不仅给用户造成了巨大损失,还引发了数字现金价格的大幅下跌。

此外,由于交易平台的业务极其不透明,它们经常参与内幕交易、联合银行业务和其他市场操纵活动。所涉及的风险不容忽视。

更可怕的是,一些平台被小偷守卫着。

一些业内人士透露,一方面,一个著名的交易平台通过操纵二级市场价格获利;另一方面,该平台可以通过操纵杠杆交易提供高达10倍的杠杆,而数字现金本身波动很大,每天大约20%的价格涨跌非常普遍。当货币价格波动时,该平台的幅度明显高于其他平台。因此,用户非常容易做空,平台可以在杠杆交易中获得更高的回报。

这些干扰是国内外许多数字现金交易的真实写照。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世界上约有7000家数字现金交易所,其中许多仍在进行中或尚未开始。

毫不夸张地说,平台太多了,韭菜根本不够。

在高度集中的数字现金交易中,没有监管的野蛮增长是一件可怕的事情。

看来赵昌鹏也开始意识到这一点。

就在黑客攻击的前两天,胡安在领英平台上发布了一篇帖子,讲述了他对加密货币和国家战略之间关系的见解。

这也是他自今年登上福布斯第一个数字现金富豪榜以来的首次公开演讲。

随着世界各国加强对加密货币的监管,区块链的早期企业家正积极寻求与政府和主流市场的双赢合作。

在赵昌鹏看来,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成为市场主流只是时间问题。

这项技术对刺激一个国家的资本、人才、就业、政府税收、工业增长和国家影响力具有积极的作用。

他认为,所有国家都应该尽快接受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以便成为世界领先的未来经济。

赵昌鹏的观点与阿里巴巴发展初期马云的“电子商务对资本、人才、就业、政府税收和产业增长的促进”相似。

然而,赵昌鹏对加密货币区块链技术优势的提及仍然是粗略的。从电子商务的发展来看,未来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需要有一个企业家和政府都能接受的监管框架。只有在这样的框架下,加密货币投资者和区块链企业家才能真正使技术最大限度地造福社会,实现文中提到的积极效果。

巧合的是,就在昨天,美国证券及期货事务委员会(SEC)宣布,根据国家金融法,市场上所有被称为数字现金的交易所都不能被定义为“交易所”。它们只模拟交易所的功能,并为用户提供购买和交换数字现金的在线工具。

他们用数字现金非法提供了许多ICO,并且没有接受任何监管。

这包括一些具有存储数字现金资产功能的数字钱包。这些具有数字资产金融功能的工具都没有受到政府相关金融法规的约束,证交会也不会承认它们的合法性。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议,一个公认的数字现金证券交易所必须遵守与证券交易所相同的规则,还应保留可审计存款,以便向政府和公众全面披露技术细节和金融风险控制原则。

换句话说,如果美国的数字交易所现在需要合规,唯一的可能是与现有的金融交易所或合规机构联合许可和监管。

与此同时,证交会提议,将继续对面向美国人的数字资产金融相关实体和个人(如ICO、数字现金交易和数字钱包)进行深入调查。

事实上,数字现金证券交易所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开发一个真正分散的交易平台,但目前的技术仍然难以满足这一要求;另一种方式是国家监督的干预,这是目前唯一的方式。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湖南商学院院长陈小红在正在进行的全国两会上提出了七项建议,其中区块链技术是她关注的重点领域之一。

她认为区块链应该得到很好的管理和更好的利用。

“现在是投机的概念越来越多,也越来越热。

然而,他们中很少有人实际着陆。

陈小红提出了促进区块链科技健康发展的五点建议:一是制定和完善相关法律法规,提高监管水平;二是引进区块链技术和应用标准,规范相关技术和应用的发展;第三,制定区块链科技产业发展专项战略规划,推动区块链与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国家战略相结合。第四,推进区块链技术应用,建设一批电力示范工程。第五,促进国内外产业的相互渗透与合作。

陈小红认为,应该设立一个区块链发展部来指导全国区块链联盟的建设,并提供区块链应用技术咨询和培训等公共服务。

数字现金证券交易所的痛苦是每个货币投机者的痛苦,也是区块链发展的痛苦。

希望监管政策尽快出台,投资者有一个安全的投资环境。

(本文中的图片来自互联网,如果有侵权行为,请删除。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