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卓周末读史发现小钱——中国古代商品交换经济由盛转衰

编者按《IMI金融观察》(Financial Observation)每周都会带你去听著名专家解释中外金融的发展、兴衰和制度演变,领略历史海洋中大金融的魅力。受《金融博览会》杂志授权,“周末阅读历史”栏目将从本期开始出版一系列由史俊志博士撰写的《货币历史笔记》,展示方圆甘昆悠久而深厚的货币文化。

石俊志1953年6月出生于河北冯润。他是中共党员。

他先后获得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中国人民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经济学、法学和历史学博士学位。

曾任伦敦分行副行长、中国银行总行国际业务部副总经理、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国家信托有限公司总经理、中国国际金融学会执行董事、北京法律与综合商法研究所执行董事、中国西部经济研究开发促进会副主任。

《国际保理业务》、《现代精算数学原理》、《金融危机的形成机制及防范》、《商业债权转股权法律研究》、《半美元制研究》、《加权货币制研究》等多篇金融、法律和历史论文的作者。

他创立了中国货币法史的研究。

这是最初在金融博览会上发表的一系列货币历史笔记中的第三篇文章。

以下是文章的原文:虽然黄巾起义是在东汉末年爆发的,但各地军阀继续以消灭黄巾起义军的名义发展各自的力量。

东汉在统治的边缘摇摇欲坠,但是宦官和外戚之间的斗争越来越激烈。

钟平六年(公元189年),汉灵帝去世,刘扁(即汉少帝)即位。

年轻的皇帝已经失去了权力,内部的法院斗争正在激烈进行。

表哥何进对姐姐何太厚阻止他杀害宦官的努力不满,秘密召集外国军阀董卓率军到北京胁迫何太厚投降。

董卓入京后,废黜了汉昭帝,任命刘晨·谢为汉献帝。

董卓将都城从洛阳迁到长安,以避免反对派军队的军事进攻。

转移资金花了很多钱,法院也没钱了。董卓不得不下令铸造便士,以解决新都军民的生活问题。

董卓进入北京后,权力迅速扩大。

董卓野心勃勃,废除了汉昭帝,立刘勰为汉献帝。

然而,袁绍为首的军阀继续攻击董卓。

先帝在位的第一年(公元190年),董卓放火焚烧洛阳,将皇帝和数百万洛阳居民西迁长安,以躲避袁绍组织的关东联军的进攻。

转移资金花费很大。董卓的第一个想法不是投钱,而是掠夺。

迁都那天,董卓首先指控洛阳城的富人,逮捕并处决了他们,但没有带走他们的财物。

然后他们派出步兵和骑兵驱逐黎族平民,把他们转移到长安。行进中的部队被马践踏,被人践踏。此外,他们遭到饥饿和抢劫,到处都是尸体。情况很糟糕。

董卓还命令手下烧毁200英里以内的所有宫殿、政府机关和民房。他还命令吕布带领士兵挖掘坟墓,收集宝藏,从帝王陵墓到普通官员的陵墓。

在这场灾难中,朝廷和老百姓都失去了生活所需的一切物资,而军人却被装进了口袋。

抢劫浪潮后随之而来的生活问题。

这时,董卓不得不下令铸造硬币,这样他就可以从全国各地购买生活资料,以解决新首都军民的生活问题。

然而,要赚钱需要铜,而且有一段时间很难生产铜。董卓占有长安和洛阳的铜器来制造鼓,熔化五泰铢并制造小硬币。

董卓铸造的硬币没有轮廓或装饰,重约1克(1.7泰铢) (东汉1公斤相当于现代的222克,现代1泰铢相当于0.5781克)。

如果这种钱投得多,就会有严重的通货膨胀,石头谷的价格会上升到几万美元。

董卓凶猛残忍,自然不会持续太久。两年后,他被吕布杀死了。

董卓死后,他的将军李珏、郭汜和范周以替董卓报仇的名义率军进入长安。

不久,李和郭汜之间又发生了一场大火,直接把首都长安变成了战场。董卓的轻微通胀达到顶峰,迎宾谷的价格升至50万元。

根据三国记录,人们不再使用硬币进行商品交换。

在中国古代历史上,董卓只是昙花一现,但他的影响极其深远。

董卓的造币对后货币经济产生了更大的影响。汉代5铢硬币的繁荣流通再也没有恢复。

5泰铢流通的减少5泰铢是中国古代最古老的硬币形式。

在货币重量流通时期,中国古代商品经济经历了从繁荣到衰退、再从衰退到复苏的演变过程,形成了一个持续时间长、跌宕起伏的经济周期。

从汉武帝统治的第四年(公元前113年)货币重量成为国家货币,到李渊武德统治的第四年(公元621年)童渊包在唐高祖铸造,货币重量已经流通了734年。

货币重量流通的历史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即繁荣阶段、衰退阶段和复苏阶段。

繁荣期和衰退期的分界线是董卓废除五泰铢并赚更多的钱。

汉代是货币流通的繁荣时期。虽然王莽的货币重组使货币重量的流通短暂停顿,但货币重量仍然在全国范围内广泛流通:商品交换、纳税、军费开支、公务员工资等。仍然被广泛使用。

当时,这个国家的货币流通量相当大。

董卓销毁了五铢,铸造了小硬币,象征着从繁荣到衰落的转变。

董卓制造小硬币后,由于极度严重的通货膨胀,硬币无法继续使用,商品交换转向易货。

由于价格高和缺乏购买材料的资金,全国各地的军事政权不得不以实物形式收集谷物和丝绸,而不是以硬币形式征税,官员的工资也转向实物形式的谷物和丝绸。

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虽然货币重量在某些历史时期有一定程度的恢复,但从董卓造币到武德在四年内(公元621年)退出流通,货币重量的流通并未能恢复汉朝的繁荣。

汉代货币多元化时,货币的重量是社会经济生活和商品交换活动中最重要的价值尺度和流通手段。

当时,货币的种类相对单一。除了货币的重量之外,黄金在货币功能上有很大的支付和储存手段。

董卓铸造便士后,硬币逐渐退出流通,商品交换转向易货。

董卓死后,曹操的势力逐渐增强。

曹操和曹丕试图恢复货币的流通,但都失败了。

公元221年,曹伟郫文帝命令人们使用谷物和丝绸作为货币,从法律上废除了货币流通,承认谷物和丝绸的货币地位。

当然,谷物丝不适合作为法定货币。人们会用湿麦片丝来赚钱。

曹丕的儿子曹继位后,废除了以粮帛为货币的法律,恢复了货币重量的合法流通,但流通能力已经很低。

西晋、东晋150多年来,由于钱币流通十分萧条,朝廷没有铸造钱币。谷物和丝绸被用作最重要的货币。黄金在货币功能上仍有大量的支付和储存手段,白银的货币功能明显增强。

秦灭六国统一国家货币体系时,曾禁止白银流通。

王莽货币重组期间,白银被列为28项“宝制”货币体系中的法定货币,使白银成为法定货币。

东汉以后,虽然白银不是法定货币,但它作为朝廷奖励的地位却提高了。

南北朝时期,白银作为货币的使用进一步加强。

董卓制造小硬币后,随着货币流通重量的下降,他流通谷物、布料、金银作为货币的能力显著提高。

汉代相对单一的铜币流通被魏晋南北朝时期的布、粮、金、铜、银的平行流通所取代。

自然经济商品交换活动的兴起源于古代。早在氏族和部落时代,商品交换活动就出现在部落之间。

经过长时间的发展,生产和交换活动逐渐形成了商品交换经济。

中国古代商品交换经济的显著发展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

春秋战国时期,铁农具的广泛使用和牛耕促进了农业生产的发展。随着大量荒地的开垦和人口的快速增长,商品交易所蓬勃发展空。

商品交换经济的发展促进了城市的发展和货币经济的发展。

战国末期,秦灭了六国。各国的各种货币被统一为秦货币。全国形成了统一的市场,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商品交换经济的发展。

汉代,商品交换经济不断发展,对货币流通总量提出了新的要求。由于铜供应短缺,法院对硬币实施了持续的重量减轻措施,以减少铜金属流通来调解更多的商品交易活动。

战国以来的经济繁荣达到了中国古代第一轮城市商品交易所经济发展的顶峰。

董卓动乱造成的破坏使洛阳和长安成为一片废墟。

此后,三国早期的战争摧毁了世界各地的城市。

在三国和西晋后期,城市有所恢复。

西晋末年,战争再次爆发,各地城市普遍荒芜。在黄河流域北部,有一个码头堡垒经济。每个码头堡垒都是一个自给自足的社会单位。

各地区和码头之间的经济联系非常薄弱。

生产和城市商业的破坏导致了金属货币的缩水,这是不可接受的。

秦汉时期商品交换经济形成的城市繁荣全面衰落,取而代之的是以码头或庄园为基础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社会。

董卓铸造便士是中国古代商品交换经济从繁荣走向衰退的转折点,也是货币从繁荣走向衰退的转折点。

此后,在魏晋南北朝隋朝的长期演变中,商品交换经济除了一些地方或特定时期外,基本上未能恢复汉代的繁荣。

货币流通也长期处于萧条状态。

硬币的使用不能和汉朝相比。即使在初唐时期,人们在商品交易中使用硬币,仍然用一半的钱买铜,一半的钱买布和丝绸。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