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杨基村重建停滞一年

在杨集村的瓦砾中,仍然有许多房子粘在上面。

黄浩拍摄的11月4日清晨,天河区南方人才市场8楼杨集村委会办公室聚集了30多名村民,他们持有一份1000多名村民的名单。他们要求村委会尽快做钉子户工作,这样新的杨集村就能更早建成。

看到建设日期已经过去,新阳吉村的建设没有多少进展,许多村民都很焦虑。

目前,十几个村民不愿意拆除,这阻碍了整个村庄的改造计划。

主持杨继村36年的杨继村经济联盟主席张建浩对转型的现实困境感到非常头疼。

拆迁陷入僵局的背后是在城市村庄重建过程中协调各种利益的复杂性。

这背后是需要协调城市发展与乡村发展之间的利益、乡村大小家庭成员之间的利益、村民个人与乡村集体之间的利益以及村民文化与商业发展之间的关系。

记者从大量采访中了解到,杨基村民之间的意见分歧主要集中在几个方面:一是关于是引进开发商还是村集体开发自己的争议;二是住房补偿领域的差异。三是临时安置费补偿标准的差异。

中国《村民自治法》规定,行政村召开村民会议,必须由村民代表三分之二以上作出决定,并得到半数与会者的批准。

那么,当村里的几个村民和村里的集体决策不同时,他们应该如何协调他们不同的需求呢?司法拆除如何与人文关怀相协调?城市化进程中城中村改造如何平衡各方利益?这些都是值得思考的现实问题。

焦虑的成千上万村民共同要求搬回来。自去年拆迁以来,安置在金地大厦的10多名老人相继离开。他们中的一些人在临终前仍在吟诵返回村庄。

11月4日中午,在杨集村入口处的金地大厦1809室,91岁的姚婆婆翻了一叠厚厚的相册,是她在老杨集村的孩子拍的。

良久,她叹了口气,说道,“它被拆掉了。它不见了。”

窗外,老杨集村的景色很清晰。

在破碎的砖块和瓦砾之间,仍然有几个留守家庭稀疏地站在村子里。

想起过去,她会翻看相册。

老人的侄女告诉记者,老人每天都问她房子什么时候完工,她担心她再也不会回来了。

姚婆婆并不是唯一一个有这种期待和不安的人。

金地大厦是离杨基村最近的搬迁地点。自去年五月搬迁以来,村里有些60至80岁或以上的老人获得优先照顾。

像姚婆婆这样在村子里住了几十年的老人不愿意走出自己的村子,即使他们仍然住在杨集村的入口处。他们想知道他们每天什么时候能回去。

自去年拆迁以来,已有10多名老人搬迁到金地大厦。他们中的一些人在临终前仍在吟诵返回村庄。

在等待了一年多之后,看着最初的改造计划仍然被推迟,今年9月8日,在第一次对留守家庭进行司法强制时,村民们爆发了回家的强烈情绪。

那天清晨,成千上万的村民自发返回村庄,密切关注事态发展。

许多渴望搬回来的村民似乎松了口气。在他们看来,有望加速回归。

一些激动的村民主动站起来,说他们应该打好第一枪。如果第一枪打得不好,未来就没有机会了。

然而,在9月8日发现杨集村第一栋钉子户司法拆迁后,又有两个月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原来每月至少有4000元的租金收入,拆迁后一点也没有留下。虽然杨集村被认为相对富裕,但实际情况并不像想象的那样。由于没有租金来源,这个家庭非常贫困。

你越早搬回来越好。

舒勤最初在该村拥有一栋4层楼的建筑,占据了一层楼,并租用了剩余的2层楼。

杨基村被拆除后,舒勤和他的妻子以及他们的老母亲在番禺租了一套70平方米的两室两厅公寓。

切断房租来源后,他现在每天的预算都很紧张。

租金是每月1500元,老母亲买药去看医生,然后用它去500元。我的工资只有1100元,加上政府3000元的搬迁补偿金,剩下2000元来应付三个人的生活。

拆迁后,一户人家搬到了陇东。退休后我无事可做。现在我基本上每天都开车来和邻居聊天。

今年刚满60岁的董阿姨告诉记者,她以前住在这个村子里。起床后,她会和邻居一起做早操,然后一起去购物。

现在住在陇东,邻居们彼此不认识,早餐后想去村子里。

即使我不得不换乘两列火车,来回花8元钱,我还是想回来看看。

当建筑工地没有开工时,村民们变得越来越焦虑。

许多熟悉的村民开始四处走动,讨论何时搬回来。

11月4日,天河区南人才市场8楼杨集村村委会办公室,30多名村民手里拿着一本签名书,要求尽快搬回来,要求村委会尽快做好钉子户拆除工作,让新杨集村尽快建成。

村民们持有1000多名村民代表及其家人的联合签名。看到建设日期已经过去,新阳吉村的建设一点也没有进展,一些村民非常焦虑。我们不确定是否没有看到挖掘机在挖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