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南门一路向南看长沙城市的发展变化。

从南门一直到南门,从那些古老的地名看长沙城市的发展变化,长沙古城其实很小,从北到南很长,从东到西很窄。俗话说“从南门到北门,七英里三分”,也就是说,从南门到星汉门的距离大概不到四公里。 然而,它从东到西较短,只有天心到湘江的长度。 此外,长沙南部高,北部低。除河西岳麓山外,长沙的丘陵和高地大多集中在城南。 因此,在旧长沙,南方山水相连的地方一直是富人和名人生活在一起的地方。 长沙南门是长沙的南门,由来已久。在长沙仍有城门的时代,长沙南门内的城门开得早,关得晚,但南门墙外比城内更热闹。 到清朝末年,南门内外的商贸发展很好。这里有很多人,交通和商人。 清末长沙地理教师王达在《好地理教程》中写道,好地理有十万人口,贸易高度发达,尤其是在南门和小西门外 这证明南门口一直是长沙最繁忙的地方之一。 俗话说,“没有什么可以去南门。有很多人,道路很窄。总有一天,一个人可以打破黑暗。” 南门口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到宋代。 自明代以来,长沙城一直被称为“七门”。大门的名字很优雅,比如南面的黄道十二宫和北面的香椿门。 然而,长沙的大儿子不喜欢这些难以发音的名字。他过去常常按地点给他们打电话。十二生肖门直接称为南门(south gate),香春门称为北门,西边的碧香门(yi bu gate)称为大西门,德润门称为小西门。 1922年,长沙城墙被拆除,道路被修建,只留下天心阁的一部分。长沙的旧城墙和城门都不见了,只留下南门、小西门、大西门、小武门等旧地名。 民国初年湖南春门,图源:湖南图书馆(Iseya)(出版社)民国初年出版的《湖南风景》明信片《望出湖南长沙市外天心阁》①从前长沙南门外从南门到劳动广场的乱山陡峭宽阔,深潭中隔着各种野生动物出没 一百多年前,晚清湖南文化名人郭嵩焘和王闿运在日记中提到,常能在长沙南门外看到老虎。老虎甚至出现在西湖桥和碧祥街附近,靠近南门的市中心。 西湖大桥是碧祥门外护城河上的一座石桥。护城河可以穿过湘江。 石桥不存在后,西湖桥成了一个地名。 碧香街起源于第五代楚王马殷之子马喜凡建造的碧香宫。 到了元代,废弃碧尚宫附近的居民数量增加了,因此得名“碧尚街” 过去,长沙没有一条笔直的出城路。直到1953年南门外,新兴路才被挖掘到南面(新兴路于1981年并入黄兴南路) ze:16px;劳动广场周围的区域过去是一个叫做天鹅池的池塘。池塘的底部很深。当劳动道路被挖掘时,燕子岭的一半被挖掘以填满天鹅塘 燕子岭,又称燕子窝,据说是燕子栖息的地方。 现在山脊和池塘已经不存在了,只剩下这两个地名。 新兴路和劳动路相继建成后,长沙向南的道路开通了。 南门地区有许多古老的街道、小巷和历史遗迹,如青山寺、宜夏亭等。跟着我一路向南,整理出长沙南城的地理,这与我家的足迹有关。 (2)庙高峰与第一师范学校及其前身庙高峰仅高出海平面70米,但却是长沙市的最高峰。与另一边的岳麓山相比,它并不高大,但比苗栗好 明代崇祯在《长沙官话》中写道:“妙峰是云表最高的山峰,有无尽的河流和山峦。这是这座城市南部的第一个奇迹。” “古老的匿名苗族高枫对联流传甚广。上面写着:龙芳,那时候的一块干净的土地,现在的浮玉,将会是这里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最高峰。 这副对联仍然镌刻在庙高峰南旧街新建的牌坊两侧。 苗高是一座经历过战争的英雄之山。 清朝康熙年间,和平之王吴三桂出兵云南与清朝作战。打下贵州后,吴三桂立即分兵,北指四川,东指湖南。 长沙被攻陷后,吴三桂经常带着他的两个新宠——四面观音和八面观音(当时陈圆圆因年老和肤色而失宠)在美妙的山峰上玩耍。 在山顶的药王庙前面,仍然有当年为他建造的石桌和凳子。 清军反攻长沙,在金盆岭、老虎坡南门外扎营 太平天国时期,当太平军第一次向西入侵长沙时,它的总部设在庙高峰上的王耀庙(比城里王耀街上的王耀庙小得多) 天王洪秀全以前来过,西王萧朝贵死在南门不远的地方。 太平军在长沙城下苦战了80多天,未能打下这座城市。洪秀全为了稳定自己的士气,谎称发现了吴三桂藏在庙高王尧寺王座下的明代御玺。当时,他的士气大受鼓舞。数万名士兵经陆路和水路离开长沙前往岳州(今岳阳)。 这些故事在唐·郝明先生的长篇历史小说《曾国藩》中有很好的描述,这里不再赘述。 许多年轻人认为庙高只是一个地名,但实际上庙高过去比现在高得多。它经历了许多战争,特别是当它被日本侵略者投掷的炮弹和炸弹炸毁时。 日军进攻长沙四次,三次被封锁在长沙城外。 苗族高枫是当时长沙南部的主要战场,许多为保卫长沙而战的士兵都死在苗族高枫。 妙峰下的第一所师范学校,其前身是湖南两大书院之一,位于与岳麓书院齐名的城南书院。 南城书院最初是南宋伟大学者张世之父张军在潭州(长沙的古名)的居所。它建于绍兴31年(1161年) 当时,城市学院的南面,叫做学院,实际上是一个私人花园。张钧和他的儿子在这个地区精心创作了“城南十景”。 张世离开长沙后,十大名胜逐渐荒芜 到了元朝,扶南(庙高峰)上的“仓然关”改为“高枫寺” 对民国来说,只有胡娜湖(后来被称为天鹅塘)和卷云亭仍然存在。 根据1936年长沙城市指南:“卷云亭位于庙高峰中学门口。它在城南有十个景点,但它只存在。亭子里只有住持,可以容纳三四个人坐着休息。” 响水河前面,山麓丘陵清晰可见。春天和夏天之间,窗户朝西,烟浪和云堆积在一起。他们像滚动和跛行一样爬上了向斌山麓的山顶。这个名字或“卷云”的起源是什么?“民国报纸上的最高峰,城市书院南面的卷云阁,因宋代两位理学大师朱Xi和张世在此教授和讨论道教而闻名。 朱Xi从福建来到长沙,访问张世,并逗留了近两个月。著名的《张著·朱晖》问世,两人讨论了理学中的一系列问题。 朱Xi住在河西岳麓书院,与城南书院隔江相望。他必须乘船渡过湘江。渡船在湘江两岸各有一座牌坊。西岸是“公路银行”,而东岸是“金文”。这些都是长沙过去在湘江修建的古代渡船。 从城市学院的南面,沿着大桩桥的西面,是河东的金文渡口,两人经常在渡口乘船,许多学生通过渡口学习要求也更多,于是进入了一个繁荣的时刻 这被后人称为“张著杜”。 毛泽东在1915年写了一首五字诗:“共朱张度,一层冰玫瑰橙亭。” 鸟儿啼叫,枫树小径寂静无声,树木倒下,翡翠黯然失色。 当你爬上一座危险的山时,你可以打电话给你的伴侣,你会知道你的身体健康状况空 河西联韵在,千年之德犹歆 “今天,穿过金文河后,城南书院逐渐荒芜。1745年,清朝结束后,当时的湖南巡抚杨锡福把所有在岳麓书院学习的学生都转移到湘江东岸的城市学习。 碰巧在都市街的都市府衙门空找到一个系,所以被改成了一所学院,因为它位于城市的南角,所以被称为“南城学院”。 直到清朝道光二年(1822年),左夫总督认为嘈杂的城南书院,你的天堂般的心,不利于学生的静修,所以他把城南书院从你的天堂般的心重新安置到600多年前建立的美妙的顶峰。 从此,城南书院再次进入现代 清末民初著名学者孙陈鼎、何嵇绍、郭嵩焘先后在城南书院讲学。 曾国藩、左崇棠、王闿运和黄兴年轻时都在这里学习过。 清光绪二十九年(1903年),城南书院与湖南师范大学合并,被称为湖南省师范学校。第二年,它被改为中路师范学校。辛亥革命后,改为湖南第一师范学校。 第一师范学校现存的大部分建筑建于清末民初。它们是几栋欧式仿瓷房屋,当时被称为“外国建筑”。他们有灰色的墙和同样颜色的深色瓷砖,三角形屋顶和白色圆顶形的100页窗户。然而,他们是由中国修道院联系在一起的。它们由丹瑛雕刻而成,有阁楼、飞阁和流动的丹,蜿蜒的小路通向隐居处。它们可以被视为中西建筑的典范。 校园里种植了大量法国梧桐树。这棵外国名字的大树非常适合长沙的亚热带气候。它生长迅速,枝叶繁茂。阳光经常调皮地洒在稀疏的缝隙中,画出斑驳的几何图形,并将阴影洒满地面。 说到第一师范学校的著名人物,毛泽东当然是第一个被提到的。 当毛泽东还在一师学习的时候,我爷爷已经从长沙县师范学校毕业,并在一师附属小学教中文。 长沙县师范学校是民国一年由长沙知府蒋吉桓·杨创办的,并邀请了著名教师徐特立担任长沙和华杉的校长。因此,它改名为长沙地区(后来的“县”)师范学校。 毛泽东是一年级八班的学生 因为他和我爷爷都有183厘米高,他们是学校里最高的两个人。他们被称为第一师的“两个长人”。 尽管一个是学生,另一个是中学老师,毛泽东比我爷爷大两岁。 第一师附属小学的大部分教师年龄较大。我祖父很小的时候(17岁)从师范学校毕业后来到长沙教书,因为他有着富裕的家庭和书香门第。 这个年龄与本科一年级的学生一致。 他经常玩球类运动,并和毛泽东及其他学生一起运动。自然,他的关系很好。 从一师毕业两年后,毛泽东回到一师,担任附属一师小学校长。 所以我的祖父和毛泽东在附属小学一年级又成了同事。 然而,我同事的时间不长。祖父结婚后,为了补贴家庭,他辞去了一师附属小学的职务,转到马一顺里小学和右友小学教书。 两所小学的校长特许爷爷在两所小学同时兼职,而不必坐在教室里。 这样,可以获得两种收入。 这种待遇在长沙教育界尚属首次。重要的是要知道,过去许多学校只允许中学教师兼职,小学教师通常需要轮班工作。 爷爷当时在长沙教育界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根据我的回忆,他们俩在附属小学一年级的短期同事期间,生活在美妙的顶峰,他们的关系一直很好。在我祖父离开第一师后,他再也没有联系过毛泽东。 1914年,湖南教育家方克刚在苗族高枫创办了苗族高枫中学 苗族高枫中学老照片来源:白家“古湖南游”(三)回龙山和红龙寺苗族高枫以东有一座小山。它因形状像卧龙而被命名为回龙山,也是风水的好地方。 传说在古代,这个地方是一片平原。一天,村庄赖以生存的清泉突然消失了。 原来地上有一条红色的龙,占据了水源。 村子里有一对兄妹,回龙哥哥和白沙姐姐。在修女1的带领下,两人在水源中挖了三英尺。锄头刚刚挖在聂龙的鼻子上。血从地上喷涌而出,变成了一片广阔的海洋。这对兄妹被洪水淹死了。 洪水退去后,观音菩萨觉得自己的兄妹为了变好牺牲了自己的身体。她把回龙山变成了一座山,制服了邪恶的龙,叫做回龙山。 白沙的尸体被变成了一口井,叫做白沙井。 人们在回龙山南端建造了一座“红龙寺”来纪念它。 因此,这座山的南缘被称为红龙寺。 白沙井在红龙寺西侧很有名 20世纪30年代,我祖父是长沙市红龙寺附近的第十七小学的校长,后来被调到长沙市贫困儿童医院当校长。 长沙市贫困儿童医院是黄兴先生出售其家庭财产时建造的。 黄兴先生非常重视教育的发展,曾经指出“我们应该大声疾呼,建设成为合格的人才”为了获得人才,我们应该促进教育”,并提出了一系列发展我国教育的建议。 革命成功后,他卖掉了自己的房产,在回龙山建立了一所贫困儿童医院,收养无家可归或家庭无力供养的儿童。 医院从幼儿园到小学的所有年级都是免费的,学费和生活费用由政府补贴。 抗战时期,贫困儿童医院迁至安化、新华和湘西 抗日战争胜利后,它迁回长沙。1945年,被刘健接管,改名为私立贫困儿童学校。1950年4月,由长沙市人民政府接管,更名为金盆区第三民族小学。 1951年9月,该市被扩大并改为位于该市南部的第四所中央国家小学。 1953年更名为长沙市城南区回龙山小学 1991年,该校最早的创始人黄兴改名为“黄兴小学”,以纪念这位为推翻封建帝王和丝绸、创建民主共和国、改善民生、振兴教育而奋斗了一辈子的伟大先驱。 (4)陈家龙从回龙山向南,穿过红龙寺的是陈家龙。 长沙农村通常称之为两个高地山脊之间的地带 陈家龙北面的高地是回龙山,西面的高地是无名的黄色土坯。 东部高地之所以叫小灵通,是因为长潭军事路经过,也叫军事路边。 长潭军用公路是中国第一条真正的现代化公路,也是中国第一条按照过往车辆标准修建现代化公路的同类公路。 可以说,长潭军用公路是中国第一条现代化公路。 1913年春,在时任湖南省省长谭颜楷的领导下,湖南省军事路线局成立,并立即开始修建长沙至湘潭的军事路线。 路线从长沙市原49标营房的谢草坪(现东风广场)出发,经过赤园、黄土岭、新开店、台托普、木云市,穿过月涵铁路,再经过一家湾、团山铺、五里堆,到达湘潭市河滨(东岸)的盐码头,全长约50公里。 由于军阀混战、财政困难等原因,该项目不时启动和停止。 直到1921年9月,这个项目才基本完成,历时8年多。 陈家龙还有一个场景:白云观是一个更大的尼姑 位于几棵古老的白色果树下 那里有许多田野、池塘、分散的房子和数百棵老樟树。环境幽静,地势很高。它俯瞰湘江和庐山,青山如屏,绿水如带,参天古树,荫树如盖,竹玉米如松,银杏如香。 当我听到钟声响起时,我对声音的起伏感到轻松愉快。 我祖父那些年过得很愉快。当他还是校长的时候,他在业余时间在湖南大公报写了一些文章。他的收入相当丰厚。此外,他还从甘肃农村的农田中获得一些收入。因此,他决定在陈家龙买一块土地盖房子。 这座房子建在一棵有百年历史的樟树附近。 他们旁边是几棵松树,后面是竹林。 左边的邻居是长沙著名的常杰丝绸店的老板,右边的邻居是民国老兵程谦先生的私人住宅。 程潜在长沙有三栋房子。他的三个妻子每人住在一个地方。回龙山就是其中之一。 修缮后的程潜故居白国园纪念馆是一座棕红色建筑,融合了中西元素。白色灰泥墙与浅红色屋顶瓦、尖塔形倾斜屋顶、抹灰木框架和圆柱装饰相结合,优雅、精致、舒适。高层门厅和大门、圆形拱形窗户和拐角处的石块都优雅而优雅,清新而非传统。 这座大楼分为三层。一楼的大厅又高又宽敞。左边有盖的房间是厨房、餐厅和杂物间。二楼左右有四间卧室。 三楼是书房和客房。 房子建成后,爷爷除了教书,很少出去。他在家和三到五个朋友一起泡茶和写诗,很高兴有空。 却发现抗日战争迫在眉睫 长沙沦陷后,全家人回到了他们的家乡甘山镇高陵寺避难。 直到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八月,我才在收音机里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后回到长沙。 陈家龙让人认不出来了。全家逃离后,这个地方被日本人当作仓库。 只有在家庭收拾了一个星期后,这座建筑才恢复了昔日的辉煌。 几年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南下。受唐坝、焦达梯等几名退役将军的影响,爷爷加入了共产党地下组织“3130”小组(3130小组隶属中共中央中原局社会司),为湖南的和平起义做出了贡献 1949年8月,第四野战军东北军事政治大学第一团和第五团进入长沙,成立华中军事政治大学湖南分院(1950年1月更名为中南军事政治大学湖南分院,后并入黄土岭政治干部学校) 它的使命是培训受过教育的青年,改造叛乱分子。 小广金也是校长,黄克诚也是政委,副校长何德全是我爷爷的老乡。他来自我的家乡甘山镇高陵寺村旁边的仙堂围村。 军队看中了我们房子里宽敞的大楼,并提出买一栋便宜的学校大楼。 后来,爷爷用这笔钱卖掉了这栋楼,在旧车站路(建祥中路)买了五栋相连的房子,离开了陈家龙 (5)自我家成立以来,南二里品牌和黄土岭一直住在香中路。80年代初,我搬到左家塘湖南橡胶厂宿舍。从那以后,我以为我已经离开长沙程楠了。我没想到会幸运。20世纪90年代中期后,我的生活中心回到了南方。 红龙寺和陈家龙地区也被称为南二里品牌,与东门附近的东二里品牌不同。 参加工作后,我谈到了一个女朋友(后来成为我的妻子),并成为了南二里学校的老师。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所学校的前身是长沙市第十七小学,我祖父是那里的校长。很明显,这所学校里有上帝的行为。 她的家人住在南二里以南大约两公里的黄土岭 黄土岭以它的黄泥而闻名。长沙人过去烧煤,莲藕煤必须含有黄泥。黄土岭是黄泥的最佳去处,许多人过去以卖土为业。 黄土岭以东有一条叫七里庙的小街,通向韶山路雨花亭。 这个名字来自一个传说:在古代,一个和尚被陷害,犯下了强奸女人的死罪。 和尚留下了遗言。如果他被冤枉了,他的身体会走七英里,最终他的身体会真的走七英里。 人们在这里建了一座庙来供奉祭品,它被称为七里寺。 这座寺庙是否存在一直是个问题。如果有的话,它早已淹没在历史长河中,只留下这个地名。 那些年,我每天的步行路线(从骑自行车开始,后来升级为摩托车和汽车)是从长岭经过红旗区城南路到小灵通冲,穿过胜利路,胜利路是南二里品牌。 如果妻子回到她母亲的家庭,她将继续南下黄土岭。 这个地区有许多小巷,名字很普通,比如胜利路的一条小巷和两条小巷。 民国以前,这里是外国人口的聚集地,大多数是穷人和工匠,主要靠卖白沙井水和黄泥为生。 20世纪90年代中期,芙蓉路向南延伸,和龙体育馆为迎接城市运动会而扩建。红龙寺、陈家龙、南二里牌和胜利路被完全拆除,南二里牌学校也被拆除(我家陈家龙的房子在20世纪60年代被拆除)。幸运的是,回龙山和黄兴小学得以保存。芙蓉路的西面是回龙山,东面是钟晓丽。 (6)南校一路拆除后,我妻子搬到了一家新商店。从现在起,我们在新开的教师村买了一套房子,并在南郊定居下来。 从回龙山到西南大约五公里被称为金盆岭 这个地方位于南门外的战略关口,是士兵的必去之地。 清朝光绪年间,《华杉县志》说金盆岭“山景如盆” 根据这个,我们知道这个山脊是因为它的地形而命名的。 长沙老殡仪馆也坐落在这里 金盆岭以南约两公里,是旧长沙人口的南郊。南郊公园迄今尚未更名。 新开的商店不是商店。它曾经是长沙南门至湘潭古道上的一个驿站。 在古代,政府在重要城镇之间修建驿道,用于传递官方文件和军事报纸。邮购商店是在旅途中交换马匹或休息和食宿的途中设立的。 这家新开的商店仍然拥有长沙南部唯一一条穿过城市的铁路。我以为他们都住在南郊,被认为是长沙的最南端。因此,在21世纪,长沙的发展势头更加迅猛,城市的外延不断向四周扩展。 我家对面新开的菜市场和湖南机床厂宿舍也面临拆迁。据说佑亚集团将在这里建一个大型购物中心。 在南部,省政府搬到了石人村,离新开的商店大约两公里远,明德中学的新校区也在这里建成。我的孩子们想上中学。为了学习方便,我在学校附近买了一栋电梯房,并在这里定居下来。 这曾经是郊区一片广阔的荒山。民国以前,这里仍然是一片乱糟糟的坟墓。晚清著名书法家何嵇绍葬于此。 它过去被称为石仁忠。传说明朝宗申皇帝朱翊钧的导师庄天河死后,宗申皇帝专门召集石匠雕刻两个石匠,把他们放在导师墓的两侧。他还命令所有官员从导师墓前通过,文职官员必须下车,武官必须下马。 这就成了“石头人冲”的由来 今天,这两个石匠仍然完美地站在池塘边,默默地注视着村民的日常生活。 “长沙”这个地名的由来可以在石人村得到证实。 据研究,这个地方在古代是湘江河床的一部分。几年前在嵇绍修复墓地时,也有一个壮观的景象“沙被土覆盖”:在山上几米的表土下发现了深河沙。 这是由于浏阳河和湘江的交汇和摆动。“河以东三十年,河以西三十年”,这条河逐渐从长长的沙洲中“长出来” 古人在这片长沙上,或祭祀,或生产,根据它的地形,称为长沙,漫长而遍布全世界 当然,现在山里只剩下几个土墩了,离湘江有2000多米远。 吸取了上一课的教训,我不敢认为我住在长沙市的最南端。同样的道理。芙蓉路继续向南延伸,到达湘潭。 更往南,大沱堡地区已建成中信新城、佑奥特莱斯等大型建筑和购物圈。 新建筑不断涌现。长沙市的最南端应该离省政府大约20公里。长沙在株洲和湘潭的交界处 随着城市的扩张,旧街道和小巷的数量继续减少,只留下一些能承载长沙老儿子记忆和感情的旧地名。 这些刻有历史痕迹的名字将沉淀许多旧时代的记忆,并将永远留在人们的心中。 作者介绍了文化大革命初期出生于长沙的齐芳,他是一名工人、会计和财务总监。 他现在是高级高级会计师。

发表评论